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南方都市报》:我一生中的三次阅读高峰  

2007-12-16 22:02:14|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阅读史

 

一个人一时的阅读取决于个人选择,而一生的阅读更多取决于社会环境。我一生中有三次阅读高峰,便是如此。

                    

我家应该算作世家大族,书香门第,但由于“逃老日”、土改和多次搬家,等我记事时已经家徒四壁。我记忆里,家中只有账本和一本中华民国地图集(那时外蒙还在中国版图内,我曾把地图让同学看,结果落得一场“民族沙文主义”的批判)。可以说,我家的文化之脉那时已经齐根截断了,一点儿丝缕都不留。这在中国北方是很普遍的现象,南方似乎好得多。在农校教书的父亲工资较高,但养活一家七口之外,没有余力再买书。小学时我一直订有《儿童时代》或《少年文艺》,是我比其他贫民子弟唯一优越之处。但正是这两本杂志培养了我对书的热爱。

                    

1960年,15岁的大姐因“地主出身”未能考上高中,又被爱才的母校校长留校,成了最年轻的图书馆员。那年我正好小学毕业,便在大姐的图书馆里消磨了整个暑假。记不得当时为什么阅读的净是中国书而很少外国书,反正红楼、三国、水浒、西游、三言、唐诗宋词等都是那时看的。像文言味儿较浓的《聊斋》,也半通不通地啃下来。当时属于“饕餮大嚼”,再加上年少,很难说有什么收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树立了对中国文学的热爱。记得高中时还认真地同朋友争论,是中国古典文学水平高还是西方文学水平高。等我开始创作时,少年看过的东西会自动蹦到作品中来。

                    

还有一点花絮可博一笑:我最初的性启蒙便是从《三言》和《聊斋》中得来的,这也是那个清教徒时代的特殊果实吧。

                    

中学六年期间也爱看书。那时从学校回家吃饭,步行需近二十分钟时间,来回六趟。除了天黑无法看的两趟,我一般是边走路边看书,还学会了用眼角余光熟练地躲避行人车辆(那时机动车很少),几年下来,落了个终身的近视。那时读的多是中国当代书籍和俄国文学。但总的说,这六年应该是阅读的淡季。

                    

1966年文革开始,然后是下乡、上山(到矿山当矿工)。有些作家正是靠这个时间完成了阅读的原始积累,但对我而言,这几年是绝对的阅读空白期。下乡三年,不幸下在一个政治禁锢很严的农场,记得当时唯一敢拿出来看的杂书是一本音乐书“和弦”。矿山同样是文化沙漠。后来调回南阳柴油机厂,环境好了些,但工资太低(从1971年的月薪21元到1978年的38元),又忙于养家糊口,读的书很少。人生理解力和记忆力最好的十一年就这样水一样流逝,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我心头的痛。

                    

1978年考上西安交通大学。时隔十一年才得到上大学的机会,当时学习的劲头可想而知。说个笑话,我的宿舍旁一块荒地上有位学生上吊自杀,脚下还有一本手抄的英文单词本,那便是当时我们拼了命学习的写照。不幸,由于弦蹦得太紧,三年级时得了严重的失眠症,只好彻底放弃学习。上午听完课,下午就去图书馆看杂书。那两年中,可以说西安交大图书馆里所有的文学期刊我都看遍了,一期不拉,也看了不少西方名著。那是我一生阅读的第二个高峰。这两年的阅读有个特点:由于阅读量太大,也由于失眠造成的记忆力严重衰退,脑海中如乱马践踏,现在回想起来,很难忆起当时读过的作品和作者。但潜移默化还是很明显的,比如,我从喜爱中国古典文学,喜爱节奏舒缓的俄国文学,转而喜爱那些快节奏、冷静简约、人生观更为自由不羁的西方文学,尤其是英美文学。这个爱好至今不变。

                    

1982年毕业,直到1994年,这十二年我主要是在专业(石油机械设计)上下功夫,而且做得也蛮不错,是本单位的学术带头人。文学阅读倒是一直没断,但总的说量不大,也属于阅读的淡季吧。1993年因偶然原因闯进科幻文坛,头两年写作是靠吃老本,后来痛感要加强营养,于是开始大量购书和阅读。与前两次阅读高峰不同,这次是主动的,阅读范围也是自已选择的。我读的主要是三类书:一是西方科幻作品,因为我并非“门里出身”的科幻迷,虽然在大学时也读过一些科幻作品,但不算多。现在既然要当科幻作者,只能恶补了。二是当代国内作品。因为我的英文不行,看外国作品只能通过译文,而译文与原文相比难免粗糙,读久了就有些营养不良。所以我有意多看一些当代国内作品,特别是那些文字和结构比较精致的作品,以便吸收一些本土的维生素。三是阅读科普和“科学人文”的文章,像科学大师佳作系列、卡尔・萨根的作品、《时间简史》、《可怕的对称》等等。我最喜爱的是那类从“科学平台”上稍稍跨前一步去进行哲理思考的文章,它们几乎彻底地改造了我的人生观―――更准确地说,它让我原来一些粗线条的、零碎的观点系统化条理化了。我也尽量把我学到的、经我自己多少深化了的观点,在作品中交给读者分享,这也就是常有人称我的作品是“哲理科幻”的缘故。当然,一些激进观点也惹起一些风波,这是题外话了。

                    

第三次阅读高峰中还有一点不同的是:我加大了精读的分量。年龄渐长,理解力强而记忆力差,时间也有限,不可能大量阅读,便有意以“精读”来作补偿。我对文学风格的选择比较偏食,对一些比较对我脾胃的好作品,我可以反复阅读甚至十遍八遍。随便举几个例子:余华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阿来的《尘埃落定》,毕飞宇的《哺乳期的女人》,谢尔顿的悬疑作品、金庸的部分小说、阿维・热的《可怕的对称》(科学著作),等等。

                    

由于偏食,也有一些公认的经典作品而我不能品味。不怕暴露鄙陋,也随便举几例,作为本文的结束吧: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谁都知道这是一本魔幻主义的经典名著,其语言和叙事的老辣是不用说了,但我不喜欢其中的非理性,不喜欢它情节与手法上的过分繁杂,我是耐住性子才把它读完的。

                    

戈尔丁的《蝇王》,获诺贝尔文学奖。我觉得本书的寓言化写作缺少现实的根基,其实是一部概念先行的作品,水平只能算一般。西方先锋派作家最推崇的“隐喻”,也有同样的毛病。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此乃中国的千古名篇,而且就是在我的家乡写的(南阳邓县一中)!其实本文是典型的概念先行,文章的起承转合颇为生涩和勉强。但千百年来,“先忧后乐”的情操欣赏蒙住了中国文人的眼睛。

 

王晋康,1948年生于河南南阳,高级工程师,中国最著名的科幻小说家之一,曾获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颁发的银河奖。著有多篇中短篇小说,与长篇小说《生死平衡》、《蚁生》等。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