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十日谈之四 医学与遗传灾难  

2007-09-26 13:36:49|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尔文进化论揭示了生物进化中两条最重要的机制:

   

一 生物DNA的遗传是一种稳固的信息传递,没有这种相对的稳固,生物世界就会变成完全无序的抽象画;但DNA又会随时产生变异,这些变异绝大部分不利于物种繁衍,我们把它叫做遗传缺陷,少部分有利于物种适应环境。

   

二 生物繁殖的后代数量,远远多于能存活的后代数量。这是一个残酷高效的死亡之筛,它筛除了不利于物种繁衍的基因,保存了良性基因。

   

多么简单的机制!冰冷坚硬,不带感情。但如此简单的机制非常有效地推动着生物的进化,造就了今天绚烂多姿的生物世界。当我们与上帝熟识之后,我们会知道,“简洁”和“深刻”正是他老人家的一贯风格。

   

如果细分的话,生物的进化包括“后卫”和“前锋”两个方向的工作:

  

“后卫”要坚持不懈地淘汰随时产生的大量遗传缺陷。其中那些在育龄前就表现出性状的遗传病基因最容易被淘汰,但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说“婴儿猝死率”就保持在千分之一左右。那些育龄后才表现病状的遗传病,如老年痴呆症,则不会在生育过程中被淘汰,但死亡之筛能控制它们在族群中的比例。

  

“前锋”则要强化生物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造成生物器官和机能的高度精巧化。想想低级生物的感光细胞,再看看我们无比精巧的眼睛;想想树懒的笨拙,再看看非洲猎豹的娇捷;我们就会对进化的威力有深刻的感受。顺便说一句,上面所说的“精巧化”只是一种笼统的说法,实际上,寄生虫感官的退化也是一种很好的适应。

   

今天的人们大都接受了进化论,不再羞于当“猿猴的子孙”。不过,他们常常想当然地认为,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这种进化机制已经失效。他们会问,万物之灵仍要受进化论的约束?我们与摩西或黄帝时代的人并无明显的差异嘛。是的,这种机制永远不会失效,不过,因为文明社会的历史至今只有几千年,而进化却常常以十万年百万年为单位,所以,几千年来人类的进化很不明显。唯一的例外是人类的抗病能力,由于致病微生物的进化非常迅速,人类免疫能力的进化也只能以快制快。比如说,感冒病毒曾对澳洲土人是致命的,但在十几代人的进化中,澳洲土著人已经产生了抵抗能力。非洲黑人有一种镰状红血球的遗传缺陷,对个体的携氧能力不利,但由于它对疟疾有较强的抵抗力,而在非洲疟疾又非常普遍,所以这种“歪打正着”的缺陷反倒在进化谱系中占据一席之地。

    

前面提到的都是自然进化之路,而现在,科学尤其是医学的发展为人类进化注入了新的因素。在医学的帮助下,人类迅速膨胀,足迹遍布世界每个角落,个体总数达到61亿,平均寿命从原始人的20岁提高到70多岁。这些成就足以使人类傲视上帝,但沾沾自喜的人类忘了,它们也导致了大自然悄悄的报复——医学的方向可是与自然淘汰完全背道而驰啊,人类的自然进化之路被基本中止了。现在,除了非洲少数落后地区外,大部分人都能终其天年。遗传病患者不再早夭,因为先天心脏病可以搭桥,糖尿病患者只用每天服胰岛素即可长寿,苯酮酸尿患者只要服用特制的无苯丙胺酸食物即可不发病。这是不是进步?当然是,谁说不是谁是疯子。但问题是,伴随着病人的存活和生育,种种遗传病基因也溜过死亡之筛向后代传递。上面提到的镰状红血球,在没有疟疾的美国,应该算是不良基因了吧,但由于文明社会里已经没有了死亡之筛,它仍在安安稳稳地延续着。还有亨廷顿基因(一种退行性脑病),血友病基因,都是在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出现的遗传缺陷,它们在人类的遗传谱系中稳稳地占了位置。

    

在死亡之筛失效后,人类不得不依靠计划生育来控制人口总数,不少社会学家呼吁重视对独生子女的溺爱。不过,不客气地说,这只是低层面的忧虑,而深层面的隐忧是:这种“一根独苗、务求全活”的生殖方式,已经非常彻底地堵死了人类的自然进化,连一点缝隙都没留。

   

人类的自然进化被医学中止了,它会给人类带来什么影响?刚才所说的“前锋式”进化被中止后暂时无妨,那本来就是非常缓慢的变化,而且人类已经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我们的环境,所以,以现有的器官水平足以应付万儿八千年(也许大脑是个例外)。但“后卫式”的进化呢?我们已经说过,遗传变异随时都会产生,其中绝大多数是不良变异,如果失去了筛除的手段,它会以几何级数增长,在一个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比如一万年以内)就充斥地球,使人类的卫生体系不堪重负而崩溃。

    

怎么办?令人沮丧的是,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总是相信没有人类智慧解决不了的难题,这只是盲目的乐观。人类的智慧至今没有解决战争、暴力、卖淫、强奸、犯罪、吸毒,恐怕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也解决不了。上述的遗传灾难也是由深层次的机理所决定的,无法把它同医学进步剥离。

   

也许有人仍不服气:我们有威力无比的科学啊,尤其是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人类终将进入自由王国,可以随心所欲地剔除遗传缺陷,甚至定向选择人类的进化。这个观点从某个层面看是对的……既然科学对人类进化的干涉不可逆转,那么也只能用科学来做一定的补救;但从另一层面看,它又是错误的……当进化的权柄从大自然转到人类手中时,谁能保证人为的选择恰巧就符合大自然的原意?打一个比喻,人为的优生就像是中央指令的计划经济,它有时候确能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更多时候它是僵化、低效、莽撞和方向错误的代名词。

    

人们已经习惯了对这个问题装聋作哑——既然无解,何必提出来让人心烦呢。但是,那些危险的定时炸弹仍摆在那儿,并不因为我们闭上眼睛就会消失。总得有人去思考这件事,把它拎到众人的视野里,然后从不懈的摸索中慢慢发现几丝光亮。我想,最终的解决办法必然是“中庸式”的,即:在“个体的生存权利”和“种族的健康繁衍”之间,在“自然进化”和“科学的干涉”之间,找出一个最佳的平衡点。这牵涉到对“人道主义”深层次的理解,远非一篇短文所能回答,就此搁笔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