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续十日谈之五 性本善与性本恶  

2007-09-26 15:57:00|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过,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华民族唯一的童年期,那时有一些文士哲人的童心尚未泯灭,讨论着一些迂阔的不求实用的问题。比如关于人性之善恶,孟子主张“人之初性本善”,荀子则主张“性本恶”,两人热热闹闹地阐述着自已的主张,到最后也没分出输赢。没想到,这场讨论在两千年后又被西方人接续下来。

                 

上个世纪80年代,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写了一本书:<自私的基因>,非常有说服力地揭示了基因的极端自私性。当然,所谓“自私”并不是说“基因”具有意识,或者有道德操守,而是客观地指出如下的事实:如果某个基因能导致它寄居的生物个体有较多的生存机会,那么该基因就会在差级繁殖的作用下迅速占据进化优势。无疑,凡是强梁霸道、自私自利的个体将获得较多的资源和生存机会,因而自私基因就会成为族群中的主体。

                 

这个结论未免让虔信“真善美的”人类心中不舒服,不过,不舒服也得信啊,因为这是由自然界深层次的机理所决定的,并且有太多太多的例证。人类中就不用说了,看看动物吧。狮群中,新狮王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尚在哺乳期的幼狮杀死,以使母狮能尽快发情,怀上新狮王的骨肉;鬣狗的幼崽生下来就会互相残杀,而小鲨鱼的互相残杀甚至在母体内就已开始;黑鹰的长子会趁父母不在家时,努力把自己的弟妹推到窝外,让它们饿死晒死,以便自己独享父母的哺育。当我在“动物世界”栏目中看到这一幕:懵懵懂懂的小黑鹰锲而不舍地做这件事时,我真为造物主“本质的丑恶”而震惊。

                 

看来孟子输了,荀子赢了----不过且慢!自然界中还有完全相反的例证呢。雁群中的雁哨在发现猎人或狐狸时会嘎嘎乱叫,牺牲自己来保全同类;章鱼母亲不吃不喝地照顾它的卵粒,当幼章鱼出生后它就力竭而死;吸血蝙蝠乐意照料其它蝙蝠的幼崽,还会向偶尔没有找到食物的同伴反哺;海豚会把受伤的同伴顶出水面呼吸;蜂群在受到惊扰后,工蜂会凶狠地进攻来犯者,由于蜂刺都有倒钩,凡是蜇人的蜜蜂都会送命,所以,这些工蜂都是舍生取义的典范----我对蜜蜂的牺牲精神的体会可是太深刻了,童年时随小姐姐到果园玩耍,我惹恼了蜜蜂,结果狂怒的蜜蜂群起而攻,小姐姐吓得脸色惨白,哭着为我驱赶蜂群,结果自己被蜇伤。这件小事对生物(人和蜂)的利他主义恰恰是一个很好的注解。

                 

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这些容易导致自身死亡的“无私基因”没有被淘汰?原来,这正是奇妙的造化之功。同巢工蜂的基因相似率为75%,所以,一个牺牲自我的蜜蜂只要能保全两个同胞姊妹的生命,它的基因就会得到更大程度的保全。看,自私的基因被放在群体进化的炉火中冶炼,竟然也能炼出公而忘私、舍生取义、母爱、友爱这些闪光的东西。

                 

英国生物学家史密斯提出了ESS策略,即“进化稳定”策略,从微观上解释了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每一个善良的人都会盼望:生物(包括人类)社会完全由和平忍让的“鸽型”个体所组成,整个社会互谅互让,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其乐融融,那该多好啊。可惜,“纯鸽型”社会是一种不稳平衡,注定不会长久的。现在假设,在一个“鸽型”社会中偶然出现一只强梁霸道的鹰型个体,这时它肯定会取得较多的生存资源和机会,于是平衡被打破了,鹰型基因在族群中迅速繁殖,鸽型基因迅速萎缩。不过,也不必担心邪恶会充斥天地,因为随着鹰型个体的增多,鹰与鹰也不可避免地照面,发生争斗,从而给争斗的一方造成严重的伤害。这就决定了鹰的数量不能无限增加。这就像相声“小偷公司”中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都是小偷了,偷谁去?最终,鹰与鸽的比例会稳定在某个数值上(具体数值取决于互谅行为的得分与对抗行为的失分两者之间的比值),这时,就整个族群来说,平均得分最高,从而达到进化上的稳定。

                 

另一个社会学家罗伯特·阿素诺德写了一本书:<协作的演化>,从另外的角度分析了这个问题。他提出:在一个无法预知对方动向的博奕中,我该如何决定自己的最佳策略,也就是,为了求取最大的自身利益,什么时候我该合作,什么时候我该对抗?有趣之处在于,他并没有闭门苦思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摆下一个电脑擂台,邀请了不同领域的十几个学者来打擂,按照一个既定的规则,以循环制来互相对拆,最后算出各自的平均得分。各位学者都设计了精巧的策略,但一场大混战之后,最后的胜者却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以牙还牙”的策略,即:

                 

对方一直合作我则一直合作,绝不率先损害对方;

                 

对方若损害我,我下一次则损害他;但只要对方幡然悔悟,我也迅速回到合作的轨道上。

                 

看吧,这个策略是否颇符合一般人的为人之道?阿素诺德不太相信这个结果----也许它的胜出只是侥幸?他摆下第二次擂台,把上述策略作为靶子悬在上面,让参加者尽力攻打。但结果是,无论怎样精妙的策略也无法胜过它!

 

一个纯数学运算的结果竟然符合大多数人的道德规范,这个结论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看史书时,我常为五代十国那样的乱世扼腕,那时是普遍的道德沦丧,武人们有奶便是娘,谁给钱就拥谁为天子,文臣毫无气节,百姓中人心浇薄,饥人相食,有些军阀公然以车载盐渍死尸为军粮……哲人说,由治入乱易,由乱入治难。当道德沦丧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它怎么可能会重新回到正道上来呢,什么是“由恶入善”的动力?这个问题曾经困惑我多时,直到看了道金斯等人的书后才有所领悟。“恶”是不能全歼的,但它决不会永远成为社会的主流。这只是基于一个最简单的机理:尽管社会个体都可能因为恶行而获得暂时的利益,但从长远说来,泛滥的恶必将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因而会被群体所淘汰。弄清了这一点,我们就会对人性之善恶具有审慎的乐观。比如,今天中国社会的“不诚信”就呈泛滥之势,有社会学家痛斥为“流氓意识的社会化”。不过不必担心。当它威胁到绝大数人的利益、从而为大多数人深恶痛绝时,“诚信”也就呼之欲出了。

                 

注  文中资料部分来源于香港友人李伟才所著的“生物学新猷”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