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1999 “银河奖”得奖作品评论:三言两语  

2007-09-26 16:42:31|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军弟约我写一篇关于1999年度获奖作品的评论,说我本人已不再参与征文大赛,作为圈外人,写评论较为客观一些。其实,去年在《星云》上我已说过,我天生过于偏食,难以做一个公允的评论家。但盛情难却,还是写几句“一家之言”吧。

 

一、《伊俄卡斯达》

 

这是一篇凄婉的、带点女性化的爱情故事。作者文笔流畅,布局结构已颇见功力,看得出作者吸收了西方文学的很多长处。作者很善于煽情,多少带有琼瑶的风格——不要以为这是一个贬意词。琼瑶一部《还珠格格》征服了多少普通百姓,取得了何等的商业成功!就这两点来说,把古往今来的中国科幻作家全捆到一块儿,也不是她的对手。科幻文学就其主体来说是通俗文学,我们应自觉走出象牙塔,写出芸芸众生喜闻乐见的故事。当然,如果能雅俗共赏,能够更深刻大气,那就更好了。

 

提几点不成熟的意见。

 

1、相对于本文的主线来说,作为背景的“大西洋人”的构思过大,使全文显得头重脚轻。其出现和隐去也太突兀。加里和梅拉妮竟能一手遮天,让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召之则来挥之即去?为了莫须有的原因竟然对世界隐瞒这桩发现?我们知道作者为什么这样安排,因为如果让这条消息公开,其后的情节展开必将淹没目前的主题。但这种安排实在缺乏起码的可信度。另外,这个构思和全文似乎并无有机的联系,其作用无非两点:一是增加煽情的效果(所谓5万年的等待);二是为欧辛的快速成长找出可信的解释。

 

2、母子相恋绝对是件令人反感的事情,如果确实是由于造化的玩弄,我们还能为他们付出一点怜悯。但在此文中,我们看不到“必然如此”的命运的力量,仅仅看到了加里院长的权术——为了欧辛不为害人类(仅是他的推测而已),为了不舍得杀死他,加里竟怂恿他爱上自己的“母亲”,而梅拉妮竟然无法抗拒!作者显然是主题先行,立意之初就打算写一个伊俄卡斯达式的悲剧,但未能充填足够的细节,未能构思逼真的情节,因而没能从读者这里为主人公争得足够的豁免。

 

二、《带上他的眼睛》

 

在成都作品讨论会上初识刘慈欣,拜读了他的一些构思。那些构思之磅礴宏伟,之新奇脱俗,之层出不穷,都是绝对一流的。他的弱点是还不善于铺陈故事。我曾笑问,他给我们看的某些小说是提纲还是成品 ?因为那些作品的构思十分宏大,恐怕要20万字才能铺陈开来,而他仅写了不足两万字。

 

但在《带上她的眼睛》一文中,他已经写得相当不错了。文章前半部写得十分细腻,看来已得写作的三味,构思也很新奇感人。但在文章的后半部,老毛病又犯了。有整整一页的内容几乎是地下航船的使用说明书或“落日工程”的总结报告。作者可能是有意为之,因为他曾坚持一种观点,说枯燥的技术性论述同样有震撼力。我对此不敢苟同。小说是写人的,是写有关人的情节的。我想,这类的技术性说明如果是必不可少的话,最好能分割开来,不露痕迹地穿插到故事中去。

 

故事中的一点情节让我不太舒服:那位困在地心的小姑娘无疑是人类的英雄,她如果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相信会有50亿人竭尽全力帮助她。但在文中,她只能可怜巴巴地央求“我”在度假时顺便带上她的眼睛——果真如此,她的上级一定是毫无人性的恶棍!

 

总的说,我看好刘慈欣的发展。在二十一世纪的最初十年,能在中国科幻界叱咤风云的,很可能是这位慈欣老弟了——但有一个条件,他得牺牲一点专业(计算机),在科幻创作中投入足够的精力才行。

 

三、《异域》

 

何宏伟是我所喜爱的、最具实力的科幻作家之一,停笔多年后复出江湖,仍然宝刀不老。《异域》一文,就其科幻构思来讲,在本年度获奖作品中无出其右者。时间是一个写滥了的主题,但高明的作家仍能花样翻新,写出新意。本文还有一点我很赞赏:由于时间快慢的固有矛盾,一般人写来常常免不了留下逻辑上的漏洞。但据我考究,本文在逻辑上相当严谨,只要承认他设下的一个前提(某处时间可以变快),那么所有情节都经得起推敲。文章结尾处写到二人为了保护人类而返回西麦农场,读到这儿我立即想到,恐怕人类最可怕的敌人恰恰是二人的后代,因为在闪电般的进化中,他们肯定很快异化于人类。但作者同样想到了这一点,在最后一段特意做了交待。不管这种交待是否有足够的说服力,至少它说明作者的逻辑十分严谨。

 

当然本文也不是十全十美。相对于一流的科幻构思而言,作品中的爱情情节则比较老套,没有多少新意。蓝江水和西麦过于脸谱化,虽然作者也想写西麦性格上的复杂性,但这些未能在情节中自然展现,仅仅是通过蓝江水死前的自述,所以缺乏感染力。如果再吹毛求疵 ,还能找出一点不足。500亿地球人的饥荒是多么可怕的场景!其中能衍生出多少扣人心弦的情节!作者却轻轻放弃了。这是相 当多科幻作者的一个通病,我们常常先为自己的小说选定舞台,然后就不自觉地受其局限。而对于在小说“内部”由于情节发展而自然衍生出的背景,则常常漠然视之。所以,很多作品是话剧而不是电影,缺乏足够的景深和广阔的背景。

 

四、《黑暗中归来》

 

作品成功地描写了一个黑暗中的世界,这是个支离破碎的世界,逻辑扭曲的世界。是一幅超现实主义的油画——但我却是一个非常传统非常守旧的作者,因此,我没有能力对它作出评论。我弃权。

 

五、《笑吧,朋友》

 

一个说得过去的故事。有一些读者盛赞作品中的幽默,但我本人更喜欢那种机智的、隽雅的幽默。作品前后的情节缺乏有机联系,不过作者很聪明地把小说分为上下篇,多少起到“藏拙”的作用。下篇中关于黄河决口的情节安排,犯了《伊俄卡斯达》同样的毛病。这个情节大而无当,缺乏必要的铺垫和背景,有点“戏不够神仙凑”的味道。不妨设想一下,机器人是从电视上得到这个消息,那么当局必定早就知道了,何以在机器人们赶到后、甚至在“我”和洋河赶到后,还只有机器人们在唱独角戏?是否为了完成作者的情节,其它人必须躲到幕后,等主角把戏演足了再上场?科幻小说不是幻想小说,应该讲究逻辑的严密。如果某些情节让人一边读一边暗暗摇头,它的感染力就要大打折扣。

 

六、《潮啸如枪》

 

第一次看到本文时印象不佳,后来听杨平和潘海天推介此文,说它是星河在创作中的突破。我历来看重杨潘二位的鉴赏力,决定重读一次。那时我的该期《科幻世界》已经丢失,特意向《科幻世界》的吉刚兄讨要了一本。罗列这些过程只是想说明,我对此文的评价是十分谨慎的,因为我不想让自己不成熟的看法影响星河在创作风格上的转型。

 

非常遗憾,再次拜读后我仍不能同意杨潘二位的看法。据我看来,这篇小说不仅不是星河的突破,反倒是一次危险的倒退。星河原来的小说,可以说是“文如其人”的最典型代表 ,开朗、洒脱、机智、玩世不恭、多少有点油滑贫嘴。受我的性格所限,我不能说十分认同他的文风,但我一向认为那些作品是生气勃勃个性鲜明的,因而为青年读者所喜爱。但在《潮》文中呢?这些优点都不见了,变成了典型的概念先行。

 

《潮》文的主题是——在大难来临之际人类的道德要改弦易张,而小说中所有情节纯粹是为此而拼凑。像早就建好但人多就会被压坏的平台啦,早就建好但强度不足的地下掩体啦,早已备好偏偏数量又不足的营养罩啦,等等。星河在过去作品中的思维十分清晰,我难以理解在此文中何以如此混乱。明知大潮会周期性来临,明知大潮的高度会超过最高的高塔,为什么还有人煞费苦心地建造平台? 建了平台再建地下掩体?部落在灾难来临时的表现,也真正像一群晕头晕脑四处乱撞的蚂蚁。至于部落长和眼镜这两个人物,完全是为了图解作者意图而存在,他们只是两具干瘪的木乃伊。

 

再好的作家也有败笔,这不足为怪。令我担心的是,在星河的又一篇作品《十三分之一 》中,上述倾向仍然有相当显著的表露。念在与星河是知己,我的批评十分坦率。我不敢肯定自己的意见正确而杨潘二位 的意见错误,只希望星河引起警惕,深思一番。

 

今年我投身实业,俗务缠身,时间太紧张,因此对后四篇获奖作品就不再妄评了。抱歉。

 

趁此机会为自己作一点辩解。我的小说《可爱的机器犬》是一篇戏文,是对某些日本人开一个恶意的玩笑。因为1998年江主席访日时,日本政客竟拒绝为战争罪行道歉——你不要指责他们脸皮厚。不,他们确确实实不认为自己有错,他们真心相信大和民族在历史上一向都是好狗,从未发作过狼性。所以我当即写了这篇小说,出出心头的恶气。可惜在邮寄中出了差错,一直到1999年12期才刊出。不过,即使已事过境迁,我仍未想到读者中竟有半数未能理解文中的寓意,以至于在互联网中指责我“为什么说日本货比国货精良”——悲夫!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