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2001 《替天行道》创作谈  

2007-09-26 16:43:42|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前我看到一则报道,美国一家非常著名的生物技术公司花了10亿美圆(多么慷慨!)从另一家生物公司购买了自杀种子基因,用于本公司的商品种子中。这则报道引起我很多思索。

 

按照现代文明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的道德准则,这么做无可非议。种子公司开发一种新种子要投入巨额资金,所花代价不能在一季销售中全部赚回,但由于种子这种商品的特殊性(可以自我繁殖),不大可能用法律的手段来强迫农民继续购买。这么一来,种子的投入得不到回报,也不会再将资金投入科研,于是科学研究就停滞了。所以,把种子装上自杀开关,是“迫不得已而又合情合理”的,是科学上的进步。

 

但假如我们超越眼前的利害,站在上帝的角度,站在历史老人的角度来看,则这种合理性就大可怀疑了。因为,不管有多么充足的理由,这项发明只是保护了少数人的利益而非全人类的利益,换句话说,它只造成了人类的内耗,并不能增加社会生产力的总值。何况这项发明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虽不象小说中写的那样立竿见影,但至少自杀基因扩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为了少数人的利益,把含有危险和不定因素的自杀种子贸然推向社会,这种作法是不是有点“缺德”?世上有小是非,有大是非,自杀种子便是小合理而大谬误。科学研究走上这样的邪路,是文明的悲哀。

 

 

全世界的农田里都长满自杀种子——这种前景使我不寒而栗。经过一年多的沉淀,我得以把这点感受变成这部小说。文中的主人公有两个,一个是吉明,他不是英雄,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只记得出国,绿卡,几乎忘了民族之根的芸芸众生(在我的大学同学,工厂同事中,常常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不过他的良知最终还是觉醒了。第二个主人公是——上帝。我在这儿作了前人没作过的文学加工,把西方上帝和中国农民的形象糅合在一块儿了。的确,现代文明,现代科技造出了太多太多精致的规则,合理的规则,它们构成了庄严的陷阱,使我们陷身其中而不自觉。比如对于自杀种子,美国一些社会精英鼓吹它的“迫不得已而又合情合理”性,但我想,他们的判断力不如一个执拗冥顽的中国老农。老农民凭直觉作出的最简单的判断——缺德,胜过高智商者的千言万语。而且我坚信,上帝也会摒弃人类社会中种种可笑的规则,超越烦琐,独观大略,得出和中国农民相同的结论。

 

科幻文学是百花园,容纳了姹紫嫣红。有高雅,有俚俗;有激情澎湃,有幽默调侃;有儿女柔情风花雪月,有金戈铁马大漠荒野。我想奉献的只是一片色彩苍凉的秋叶。中国科幻作者大都是青年,视野开阔,才华横溢,与他们相比,我只有一点优势——年龄。我已过了知天命之年,对于人世中的天命,宇宙中的天命,确实思索了一些,知道了一些。那么,我就把自己的一孔之见奉献给读者,奉献给那些愿意思考的读者。

 

人生有小智慧,有大智慧。科幻文学凭依的是科学,是探幽寻微,穷天地之变,所以,科幻文学理应在阐述大智慧上多做一点事。我绝不敢自夸自己触摸到了大智慧,但聊以自慰的是,我一直在向这儿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