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2006《幻想1+1》访谈  

2007-10-02 14:24:10|  分类: 交流与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蚁生》专访

 

胤详:为什么想到写《蚁生》这样一部内容沉重,而形式上基本属于纯文学范畴的作品?

王晋康:一,因为我肚里有些话想说出来,我基本是新中国的同龄人,半生坎坷经历决定了我写的内容必然比较沉重,想轻松也办不到。二,本文的风格是很写实的,应该属于纯文学范畴吧,但我认为使用一点科幻手法可以写的更深一些,可以更深的触及人性。

 

胤详:您认为科幻小说与纯文学的关系如何?

王晋康:两个文学品种各有侧重,但也有相当大的交集。西方文学中,这种交集似乎更大一些,更常见一些,比如《弗兰肯斯坦》,《蝇王》,《五号屠场》,《1984》等等。不过,中国的主流文学界似乎还不大愿意接纳这样的“异类”。

 

胤详:您认为中国的科幻小说长久以来处于主流文学的视野之外或视野边缘是出于什么原因?

王晋康:一方面是中国科幻小说缺乏真正能征服主流文学界的抗鼎之作,另一方面也不必否认,主流文学界多少有些短视和狭隘。其实科幻界不必斤斤计较于主流文学界的承认,就象主流文学界不必天天盯着诺贝尔文学奖,那是自卑的表现。等科幻小说真正长成大树,主流文学界就会找上门来的。

 

胤详:您认为科幻小说具有文学批评和研究的价值吗?

王晋康:当然。金庸的武侠小说最初介绍到大陆时,不是也有很多正统文学批评家不屑一顾吗?但历史已经判定,真正不值一顾的恰恰是这些批评家的短视和僵化。

 

胤详:中国科幻界面对这种情况应当怎么做?

王晋康:首先要立足于自身,要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让主流文学界不服也不行。另外,尽量的,主动的加强与主流文学界的交流,把好作品介绍给他们。

 

胤详:您的作品一直关注现实问题,您是否认为科幻小说作为文学作品有其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

王晋康:作家必然关注人类,包括人类的现在和未来。我这么说,并不是说科幻作品(或任何文学作品)都必须皱着眉头去思索,一副道德焦虑的样子。作家的社会责任感可以通过各种面目表现。

与其他科幻小说作者相比,我可能对现实的关注更多一些,大概与我的年纪和阅历有关吧。

 

胤详:您经常扮演的“道德焦虑”或“技术焦虑”角色又是出于什么考虑?这是否是作为一定程度上技术和社会预言者的科幻小说作家的思维倾向?

王晋康:我写东西不是出于什么考虑,也不是想扮演什么角色,而是写自己想说的话,所谓“言为心声”,比如,我的近期作品比早期作品更注重科学的副作用,那只是因为我对科学的看法有了改变。一般来说,我不是象克拉克那样的“技术预言派”,达不到这个高度;我的作品中仅有少量是技术性预言,更多是社会性预言,是远眺某种技术(尤其是生物技术)对伦理,道德和人性的冲击,写出人类对宿命的无奈,惆怅,当然也有达观。

胤详:《蚁生》中的这个乌托邦农场是否代表您在社会状态方面的理想?或者说是对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社会理想的一种反思?

王晋康:它当然不代表我的理想!这从我给它设计的结局就能看出来。尽管我们从小就成了“真善美”的信奉者,但最终我认识到:人性中的恶,或者说是自私本性,将始终充斥于人类发展的整个过程。这个断言可能会令心地纯洁的孩子们失望,但成人们只能承认这个现实。

 

胤详:您怎么看秋云这个人物形象,与自己以前的作品《生命之歌》中的孔宪云相比,她有何不同?

王晋康:我过去在写作时,常常对人物预先有个设计,但本文中的秋云却不是这样。可以说她是随着故事进展而逐渐定型的,多少偏离了我的初衷。所以我真的无法对她作出确切的评论,且让读者们来见仁见智吧。我只说明一点,我把个人的一些亲身经历加诸于颜哲身上,也加到了秋云身上。

 

胤详:您平时关注的是哪些媒体上的什么内容?经常能找到科幻小说的灵感吗?

王晋康:电视,知识性刊物,《参考消息》,网上查询等,偏重于时事政治和科学文化的内容,时常从中能找到科幻小说的灵感。比如《最伟大的人》,就是看了关于日本首富沦为经济罪犯的报道后激发的灵感,文中很多内容其实都是很实的,只是用科幻手法把人的贪欲放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再比如本篇《蚁生》,就是看了中央台一则关于蚂蚁的知识节目后引发的,其实这些知识我过去就知道,但只是这次重看后才有了灵感。

 

胤详:您认为科幻小说最重要的是科幻内核还是叙述方式?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王晋康: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答案,看你站在哪个层面上。首先我更看重的是文章的内涵和深度,文章一定要言之有物,写作方法只能是第二位的,为它服务的。再者叙述方式也很重要,尤其是短篇,叙事方式常常决定它的成败。同样的素材和创意能够写出一篇非常优秀的短篇科幻,也可能写出一篇不堪卒读的庸品,这取决于叙事方式是否合适。第三,科幻内核绝不是不重要,对于这个特定的文学品种来说,它更能体现一篇作品的水平。对于一个优秀的科幻作家来说,叙事方式和文章内涵都是能稳定发挥的,水平大致可以预期的,但一个好的科幻构思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

我的回答是否让读者更糊涂了?但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三个“第一”都很重要,缺一不可。

 

胤详:对中国科幻界近来的低潮,尤其是有分量的长篇作品比较少的局面怎么看?是出版渠道匮乏,还是奇幻文学大发展的冲击?或者是其他的原因?

王晋康:就我个人而言,写不出有分量的长篇作品的主要原因是功力不够,社会阅历不够,还有就是信息渠道不足。功力不够包括心态的不成熟,尤其是与西方作者相比,这一点常常为人们忽略,而我是感同身受。奇幻冲击不了科幻,如果冲击了,那是你自身不硬。

 

胤详:您今后的写作计划有哪些?

王晋康:目前只有一个计划,准备写一个和病毒有关的长篇,想努力写成既有深度又能畅销的一本书。我非常希望能找到一个具有病毒专业知识的人来合作完成它。这位合作者不一定非常有名,但应有比较扎实的病毒学功底,最好也喜欢写作。或者不参与具体写作,只作为知识和创意提供者也行。若哪位先生有意,请通过编辑部与我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