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非典”时期关于“平衡医学”的论争之七:与桔梗讨论  

2008-01-19 18:41:55|  分类: 论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桔梗讨论

作者:王晋康

                                               

小高:

 

感谢你转来桔梗的文章,也感谢你的认真态度。桔梗的文章其实我已经看过,相对赵南元来说比较有理性,至少作者是看了一些科学人文著作的,而从赵南元的文章中看出,他连争论的焦点:“达尔文医学”,是否看过都是疑问。桔梗的反驳也有一些确实提到了点子上。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回答?是因为我的不少观点确实比较异端,它的正误不是几篇文章或几十年内能够盖棺论定的,争论就由它去。若不是赵方二人张嘴骂人,我连他们的的文章也不会回答。但既然你盛意邀请,我就和桔梗讨论讨论吧。我确实希望和桔梗能进行一场心平气和的讨论,不要纠缠于细枝末节,而且希望在讨论之后双方对医学的认识都有所提高,那才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桔梗的专业,从文中看出,他也是“看过几本科普著作”而非专业的人士,我们是在同等的高度来讨论。

 

对于桔梗的问题,我会全部正面回答。

 

1   我是写科幻还是提出科学主张。

 

科幻文学主要是一种文学,它并不负担科普或预言的功能。这一点已经成为共识,不必多言。但话又说回来,即使像叶先生或是我的“模糊的预言”,至少也能提醒读者:在现代科技社会里灾疫并不是永远消失了。这就是它的社会功能。凡事都是分层面的,我真诚希望桔梗能够从多种层面看待问题。这是细枝末节,一笔带过吧。

 

但我发在网上的几篇文章并不是科幻小说,而确实是想宣传一种医学观点。这种观点是我八年来从一位民间医生、阿西莫夫、尼斯等人那里受到启发而形成的,而且我认为它正是医学界所忽视的。我愿意把它宣扬出来,供有关人士参考。它的正误我不敢断言,但至少我认为它是正确的――还是那句话,我不会把自己认为是错误的观点拿出来宣扬。

 

2   关于达尔文医学

 

桔梗在这儿提了一个很有份量的问题:我(王晋康)所说的达尔文医学是不是尼斯和威廉斯说的达尔文医学?

 

这说明他对那本书是认真看过了,而赵南元的文章基本是蒙着眼抡棍子。我可以坦白地回答:我所说的达尔文医学与尼斯他们说的达尔文医学在主旨上是一致的,但我确实有所增加。比如,关于“医学干扰人类进化”这个观点,主要来自于阿西莫夫;关于“免疫系统与病原的平衡”观点,主要来自于民间医生王佑三的同名书。另外,我已经明白指出,我不同意尼斯他们说的“医学只帮助个体,不帮助人类”的观点。

 

我不妨把我的主要观点再列一次:

 

既要崇尚科学,又要敬畏自然。

 

医学应纳入达尔文进化论的框架。人类对传染病的防治,应该纳入到“病原与人类免疫系统共同进化”这个整体中统一考虑。

 

自然界的病原不可能全部消灭,人类也不可能仅仅靠医药手段来对付病原。在努力发展医学手段的同时,要充分利用和保护人类的自然免疫力,那是亿万年自然进化的结晶。

 

还有一些次级的观点,放到下一节中再说。咱们先把上述这些观点掰清吧。请桔梗对这些观点的正误给出一个正面的回答。如果承认这些主要观点(先不说那些次级观点)是对的,那我的大方向就是正确的――毕竟我大力宣扬了达尔文医学的主要观点,把它提到了人们的视野之内。而别的人,无论是桔梗,是赵南元,都没做到这一点。

 

现代医学200年来的发展从来没考虑进化论,这是不正常的。当然,人类有很多动物所没有的属性,不能简单照搬进化论法则;但人毕竟是生物,不可能不受进化论法则的制约。但是,由于历史上有“优生论”、“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些东西,很多人在把进化论用到人类社会时畏首畏尾。我有几个医生朋友,在他们的头脑里,医生提“进化论”是不可思议的事。我想,在他们耳朵边把“进化论”喊一嗓子,应该是一件好事吧。我不想做科学的教练,也做不了,但作为一个热心的观众,喊这么一嗓子也算不上大逆不道。

 

至于我所增补的那些观点,与“进化论医学”的主旨是完全一致的,至少是不矛盾的。尼斯他们提出了“达尔文医学”这个名词,而且把它基本体系化了(当然还很粗糙),这是不小的功绩。但这并不意味着“达尔文医学”就只能局限于这本书里的内容。相反,如果阿西莫夫甚至中国一个民间医生都不约而同地提出相近的观点,那才说明“达尔文医学”真正有生命力。

 

至于“医学只帮助个体,不帮助人类”这个观点出现在达尔文医学的书里,确实比较奇怪,比较突兀。通观全书,没有任何论述或例证能支持“不帮助人类”这个观点,恰恰相反,两位作者一直是以人类整体的观点来作分析。所以我怀疑作者这样说是怕别人打棍子(美国反达尔文的力量还很强)。再次声明,这只是我个人的臆猜,不一定是作者的原意。桔梗肯定认真看了这本书,你能举出书中任何支持这个观点的论述吗?我相信你举不出来。所以,我的更正:“医生是救治个体,而医学的目的是兼顾个体和人类整体的利益”,我认为才真正符合“达尔文医学”的原意。

 

3   医学干扰了人类的自然进化,这是不可逆转的,只能部分补救。

 

这个观点实际也应该算到“达尔文医学”的基本观点中去,我把它放到这儿,只是因为本书对此没有专意立出章节来论述,但也有不少例证实际是说明这一点的,比如:

 

卫生条件的改善,使肠道病毒发病年龄推迟到童年的后期,从而可能引起瘫痪;

避孕使妇女月经周期大大增多,从而增加了患生殖系统癌症的可能;

苯酮酸尿患者可以服用无苯丙氨酸的食物来防止发生智力障碍,使它在美国成为比较常见的遗传病,大约为总人口的1%。值得指出的是,阿西莫夫正是用同一个例证来说明医学对人类自然进化的干扰。

 

桔梗对这个观点作了很多反驳,据我看这些反驳是混淆了层面。我想一层层剖析:

 

a首先,医学对个体的救治是不是增大了遗传错误传到后代的可能性?我想这毫无疑问,如果不承认它,就是否定了进化论的最基本的观点。

 

医学是不是延缓了人体免疫系统对病原的适应过程?这也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我们是否就该听任死亡之筛来筛除那些不幸的个体,那是另一层面的事。桔梗举例说天花在历史上始终有30%的死亡率,但他为什么没有提到:天花对印弟安人是90%的死亡率,而且汉人的死亡率明显低于满人?看问题不要绝对化,90%降到30%就是巨大的进步。

 

b 桔梗提出,自然进化并不能保证我们永远生存下去。

 

他说得完全对。自然没有定向的进化,只有盲目的适应,进化史上确实也有很多走到死胡同的物种。但桔梗忘了另一层面的因素:我们恰恰是历经几亿年(生物大爆炸之前且不提)淘汰而留下的“1%”的幸存者!这个事实清楚证明人类的免疫系统是强大的,足以对付病原体的进攻,包括病原体的进化。只要自然环境没有剧变,那么相信在未来的几十万年或几百万年中仍然能适应。这是用数学归纳法就能得出的结论。桔梗在文中说什么病原进化快,免疫系统赶不上它的变化,这正是那种“见木不见林”的思维方式。在这儿根本不用进行微观分析,看看宏观世界就足够了,疫苗和抗生素只有一二百年,而类人猿至今已近千万年,人们怎么活过来了?我提的那位民间医生就曾讽问:那些过于相信医药的人怎么老忘记这个最明显的事实。

 

但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完全依赖自然免疫力。原因无它,文明的进步已经剧烈改变了环境的平衡,像天花、黑死病、艾滋病、疯牛病的肆虐都是这种失衡的结果,病原的剧烈进化使自然免疫力有点应付不住了。但我们在发展医学手段时要慎之又慎,因为医学手段本身也可能进一步加剧这种失衡,比如抗生素对耐药性菌株的选择。正确的态度只能是二元的:努力发展医学手段,同时尽量保持自然生态的平衡,充分利用和保护人类的自然免疫力。虽然我们不能使文明之路逆转,也得尽量做出补救。

 

桔梗看不上几亿年进化锻炼出来的自然免疫力,而把希望寄托在50万年后的完全基因改造上!恐怕这正是我们的根本区别――要不要敬畏自然。我赞成人类发展基因工程,用“优生技术”来部分补救医学对自然进化的偏离。但是――人类的选择真的就那么可靠?人们选择出欧洲的品种奶牛,结果只有一种快被淘汰的土牛不会得疯牛病。人们繁衍后代时会忍不住“高大英俊”的诱惑,但那不一定是对自然的最佳适应。更会有人为了巨额体育奖金去选择增加血液携氧能力的基因,但那会引起严重的并发症。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类是没有自由意志的,不可能完全明智地选择自己的未来,比如,人类的理智能够拒绝克隆人的到来吗?不可能。可是,一旦它真的被“人为”选择成占主流的生殖方式,那又该多么可怕!

 

自然进化不能保证人类永存,人类的智慧同样也不能保证人类永存。正因为如此,我们要保持对自然的敬畏,凡事慎之又慎。我们要顺应自然而不是去强奸自然,如果人的能动性可以干任何事情,那就没有所谓的“客观规律”了。桔梗说的“完全基因改造”放在科幻小说中是个好构思,放到今天的文章里就不大合适。正确的态度仍然只能是二元论的:既要充分依靠人类的智慧(优生),同时十分珍惜人类的自然属性。而中国人由于长期的“乐观主义”教育,常常过分相信科学(医学)的力量,就像有些人说的“没有抗生素人类早就失败了”。这正是我宣扬达尔文医学和敬畏自然观的初衷。

 

c 自然进化能否淘汰所有遗传病基因 

 

这一点实际上我在第一篇回信中就说得非常清楚。自然淘汰不能淘汰所有的遗传病基因,比如婴儿猝死率保持在千分之一。尤其是对于“文明病”,如寿命延长后出现的老年痴呆,饮食过多之后出现的胆固醇高,过早在室内工作引发的近视等,大自然就缺乏有效的淘汰机制(这正是达尔文医学的一个重要观点)。世界上事物是复杂的,什么都不能绝对化。但自然进化的主流也不是这几个例子就能推翻的。毕竟,自然进化使人类在几亿年的死亡之筛中存活至今,直到今天,它对人类抵抗病原的能力、对育龄前表现的遗传病基因,都能够起到选择作用。生物的遗传变异绝大部分是有害的,而自然选择能够耐心地、高效地从微不足道的良性基因中选出我们今天的身体,这个事实让我们对自然选择的威力无比钦佩。至于完全用人工的优生来对付一代代出现的不良变异,那无异痴人说梦。桔梗强调了支流,却忘了主流。

 

桔梗还提到基因的“自私性”。他说得不错,但不全面。自然选择表现在三个层面:基因、个体和族群。确实有一些对个体或族群生存不利的基因能够传下来,如达尔文医学中提到的脱轨基因,但总的说来,由于还有个体和族群这两个层面的选择作用,不良基因绝大部分还是要被淘汰的。如果不承认这一点,那就是否定了进化论的最基本的观点,桔梗也不用自称信仰进化论了。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桔梗说的很多观点单独看起来是正确的,但常常忘了用整体观来看问题。比如这两个问题上,他就是用次要的事实来反驳自然选择的主流。

 

顺便回答他的一个问题:镰刀状贫血病基因在没有疟疾的美国当然是不良基因,但由于医学的干扰它不会被淘汰,这个例子恰恰是对我观点的有力支持。为防有人乱打棍子我不得不补充一点:我没有说有镰刀状贫血症基因的人就该死,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事,医学对他们的救治并不妨碍我们分析这种救治的潜在隐患。

 

4   一些次生的观点。

 

把进化论用到医学上,还能得出一些次生的观点。如:

 

抗生素的使用或病毒的灭绝是否减弱了人类的免疫力?从进化论的观点看,这简直是不言而喻的事。当然,并不是所有无用的基因都被全部淘汰,但免疫系统作为人体最主要的系统,就其对抗性、浪费性和毫不仁慈的破坏性来说,绝不会把久不使用的宝贵资源闲置。从上个世纪到现在,人体白血球数值的大幅度下降就能说明这一点。

 

病原是否互相制约或强化?从进化论的观点看也是不言而喻的事。我已经举了一些例子,但远远不够,因为这方面(至少据我看到的著作中)科学家的认识还不深。人们目前的认识水平,已经可以肯定它们有互相制约作用,但认识还不全面不深入。事物的认识就是这么一层一层递进的。这个观点有什么滑稽的?也正因为认识还不深入,我们目前只能作思辩式的假想。但至少说,“病原互相制约或强化”与进化论的主旨是相符的(不要忘了,连抗生素也受益于霉菌对病菌的天然制约机制)。至于天花和脊髓灰质炎消灭后到底能引起什么连锁反应,SARS是如何出现的,那只能是具体的研究才能回答的问题。

 

能否培养温和病毒使其成为自然界的优势种群?这只是一个大胆的设想,但其机理与进化论是不矛盾的。不久前中央台播放的一个专题节目中,一位美国科学家也提到这个观点。而我,一个仅仅读了几本科普书的外行,竟与他的观点不谋而合,这说明外行的思考并非一无是处。很可惜,我当时没听清这位科学家的名字,仅记得和他同时接受采访的有一位联合国艾滋病首席科学家。如果哪位热心人能查到这次节目的详细内容,我表示感谢。因为我发觉一个令人不快的迹象:很多人在批驳同胞的观点时勇气十足,语言能力极强,但对西方科学家却不敢放肆,哪怕二者是同样的观点。

 

5   关于举证

 

至少有一点桔梗与赵南元是不同的,那就是桔梗认可“我们为什么生病”这本书的观点。但你似乎忘了,这本书的不少观点也只是猜想而没有举证,作者在书中公开承认这一点。为什么?因为达尔文医学还没发展到这个深度,在一个学说的初级阶段,有一些思辨性的假设是必要的,这样至少能明白今后研究的方向。你对我要求这么严格,为什么不让尼斯和威廉斯也闭嘴?你这样是否有看人下菜碟之嫌?其实,即使在最严格的物理学中,“弦论”、“暗物质”也都是没有得到实证的假说。当然我提的假想跟人家不是一个数量级,但它也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

 

我上面说的三个次生观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虽然暂时不能用实证的方法对其证明,但也不能用实证的方法对其证伪,凡是这种处于“双非”地位的观点都值得自由讨论。它们是比较前沿的观点,只能在几十年甚至更长的研究中才能得出结论(当然也可能是否定)。而我们现在能做的事,包括我,也包括桔梗的反驳,都只是一些舆论准备工作。不要提什么柯云路,那人是我历来不大感冒的,但他之所以错误,是因为他的观点用实证的方法便可证伪。

 

桔梗既然参加了这次讨论,就应该知道,你实际上也没有用实证的方法来支持你的观点。你所举的例证都是纯思辨性的,不能作为正规的科学研究,经不起推敲。比如:你说“尼安德特人没有医生,也没有传代万年”,那么,你是否就能断言他们亡于

 

 “低效的免疫系统”?如果不能断言,你就是在强词夺理。你关于日本人不患SARS的反驳,就没有把中国人和日本人放到同一个环境中去比较,所以也没有任何说服力。。

 

我非常希望网上能有一个相对宽松的讨论环境,让一些凭直觉得出的、尚不能确凿的证实的观点也能自由发表,这对民族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中国只有在战国时期有一个百家争鸣,以后一直是独尊儒术。流毒所及,连今天一些网上讨论也会遭遇禁口令。桔梗既然不允许我发表这些假想,那有一个很容易的办法:你用实证的方法把我的所有观点证伪。你如果能做到,我会痛痛快快地承认错误,从此缄口不言。记住,我所要的证伪,必须按你和赵南元所定的规则,一定要是强实证的,像你在这篇文章中所用的思辨性论述打发不了我。我把皮球踢给你,现在请你发球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