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王晋康的博客

 
 
 

日志

 
 

30年一回首  

2009-06-25 12:31:52|  分类: 随笔与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南阳日报》

  

1977年恢复高考,我已经30岁,在时隔12年后得以踏入大学校门。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同时为我打开。那时,经历“文革”的文化沙漠之后,优秀的外国文学作品大量被译介进来,那种情景只能用海啸来形容。中国文学也开始复苏,早期一些作品水平很低,比如著名的《伤痕》、《班主任》,只相当于今天的学生习作。但中国文学进步神速,在我大学生涯的后期,已经有不少优秀的堪作经典的作品了。

  

大学四年中,我饥渴地读遍了西安交通大学图书馆中每一本文学期刊,也读了不少馆藏的名著,从阅读量来说,数十倍于前30年阅读量的总和。虽然阅读的强度过高也过于庞杂,而且记忆力大不如前(长期失眠),以至于大量阅读之后脑中如万马践踏,常常记不清作品名字与作者,但这个经历对我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我从喜欢节奏舒缓的苏联文学,转为更喜欢冷静简约、节奏明快的美英现当代文学。

  

大学毕业后忙于技术业务和家庭生计,对文学的爱好被打叠藏起,不仅没有创作,连阅读也大为减少。直到十年后,即我44岁那年,因极偶然的机会闯入科幻文学的园地,于是半生的积累,包括生活的积淀、“文革”之后倾吐的欲望、大学时接受的文学营养等等,全都从笔下汩汩流出。我成了中国科幻文坛45岁的“新星”,在此后十数年的时间里连获科幻文学全国大奖,至今保持着“银河奖获奖次数最多”的纪录。总共出了20本书,总计400万字。

  

专注于科幻文学创作后,我把另一类书籍也纳入重点阅读范围。那时西方的人文科学著作也已大量译介到国内,比如“科学大师佳作系列”。这些作品不同于狭义的科普,它们立足于坚硬的科学知识平台,以上帝的目光,冷静地剖析宇宙和人类,讨论“我们是谁,我们从何处来,我们向何处去”,可以说,在这些作品中,科学、哲学和宗教已经融为一体了。对这类著作的阅读,极大地深化了、甚至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科幻文学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文学品种,被认为是“超越国界”的。与其他品种相比,中国科幻文学在更大的程度上是吮吸着西方的乳汁长大的,这在年轻科幻作家身上尤其明显。我本人从西方著作中汲取的营养也多于从国内汲取的,但这些外来的乳汁并没有影响我在前30年中所形成的“中国人的身体”。现在,在中国科幻作家中,我的作品被公认为“最具中国特质”,在美国《新闻周刊》的评论中,我与另一位作家刘慈欣一道,都被列为有强烈民族主义的中国科幻作者。有评论者说,科幻作品中过于强烈的民族性将影响它在世界上的传播,因而注定是短促的。这个观点也许有道理,但我无法改变自己。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作家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混杂物,既是个人的——个人的天分及努力;也是社会的——作品是其人生经历的累积,而这种经历并非个人所能选择。

  

30年后回首远望,忽然看清了这30年来我们一步一步攀上的高度。我所在的石油二机集团已经从制造简单的“磕头机”(抽油机),成长为全世界实力最强的钻机制造厂商之一;我所鼎力参与的《科幻世界》杂志,已经从当年仅有几千份销量、濒于关门的境地,发展到现在的销量40万份,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科幻杂志。当然,这些都算不上丰功伟业,但它们也是建造中国大厦必需的一块块砖石。而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的成长与国家的成长是密不可分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